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热透新闻 >

中国唯一一位图灵奖获得者,是怎么看AI的?_科技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7-15 02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2020 年 7 月 9 日,2020 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召开,中国科学院院士姚期智到场演讲,阐述了其对 AI 的理解。

姚期智院士是唯一一位获得图灵奖的华人,长于密码学、计算复杂性和量子计算。清华广富盛名的“姚班”,正是他于 2005 年在清华创办的计算机科学实验班。旷视科技、Pony.AI 等 AI 领域的明星公司,都有“姚班”的血脉。

姚期智院士认为,今天 AI 的突破应用,其实是基础科学结下的果,得益于很多年前就打下的理论基础。并且,AI 是一个跨学科的行业,一些成果往往是因为和一些看似完全不搭界的学科合作。

对于 AI 理论的发展,他展示了有三个有意思的新方向。其一,从跨学科视角来研究神经网络;其二,密码学应用于加强 AI 的隐私性;其三,是可控的超级 AI。

第一个方向关于神经网络的可解释性。神经网络的成功,是很多人没有预计到的。但神经网络就像一个“黑盒子”,人们无法直观地理解,它们内部是如何做出决策的。

“如果能理解神经网络,那就能改善它,并且取得下一个突破。”姚期智院士说。从拓扑学角度去理解神经网络,是一个可行的方向。

拓扑学是现代数学的一个重要分支,主要研究几何形态的连续性。在拓扑学中,高维度数据集是常见的处理对象。而标准的机器学习方式,正是在高维度数据找到规律。

姚期智院士说:“拓扑学方面一些概念、技术和理论,让我们获得了 AI 方面新的视角。”

第二个方向,关于隐私保护。姚期智举了一个例子:假设有好几个不同的合作方,每方都有一些秘密的数据,把他们集合在一起,才能用 AI 来挖掘一些成果。但问题是,合作方谁也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自己秘密。

类比地,AI 落地过程也面临着这种情况:基于大量数据计算的 AI 确实带来了便利,但背后的数据隐私问题难以解决。最近一个相关的趋势是,有商业和机构开始禁用人脸识别技术。

除了完全割舍掉 AI,姚期智院士还提出另一种解决方案:安全多方计算(Secure Multiplayer Computation,简称 MPC)。他在 1986 年提出了这个概念,指的是在没有一个可信第三方的情况下,把多方数据放在一起协同计算,但每一方都只能得到应得的计算结果,而无法获得其他信息。

作为密码学的一个分支,MPC 涉及到加密电路、不经意传输和秘密分享等技术。虽然这个领域还相对小众,但一些企业已经在研究其落地,比如蚂蚁金服有一个 MPC 产品叫“摩斯”。

姚期智院士也给出了一个案例:“不同制药公司希望共同研发新药,但每一个制药公司都有自己的机密信息,用 MPC 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,其实有一篇论文就是这个思路。”

第三个方向,是很多人关心的超级人工智能。

“伯克利大学的 Stuart Russell 教授在 2019 年出了一本书,提到虽然不知道 Super AI 什么时候到来,但我们必须做好准备。”姚期智院士说。Stuart Russell 在书中设定了三个原则,分别是 1、利他的:人的利益凌驾机器利益;2、谦卑的:机器不能自以为是;3、尽心的:机器能学懂人的偏好。

总的来说,姚期智院士鼓励要从跨学科视角来看待 AI,同时注重基础理论研究:“我要告诉大家一个基本概念,现在的 AI,其实来自过去的理论研究。”比如这次 AI 浪潮中最核心的深度学习算法,其实可以追溯到 20 世纪 40?60 年代的控制论。